人我。

他说。我是个适合深夜生活的人。拿着花瓣。嚼着碎冰。

他说,你应该快乐些。我想,我并不是不快乐,只是有些缺少自娱的神经罢了。

最近,愈是到令人恐怖的安静的时候,突然绽烈出绚烂的烟花,轰鸣声带着奔向死亡时的挣扎。天空被点缀成狰狞。

从被子里出来的感觉不好。冰凉冰凉的。翻开本本,登上QQ,因为我暂时喜欢每个头像对着我笑的样子。我也喜欢柔和的光。带来种隐讳的倾听。永远不刺探我的内心,炎凉或只是微笑。

我把桌面设成海浪。我想把那作为告别的地方。

宿命依旧是强大,我不信你,有我的道理。即便坐在深爱着我的你的身边。

键盘进水听说是会坏的。但天顶却落下一滴,在我措手不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