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夏。


忽然有这么一天
连你都认不出喜怒哀乐的畅快
变得机械和不带声色
冷得需要这样。

满池粉莲的季节偷溜去了芬芳
罹难成相片底的锋利惆怅
你学会了用轻蔑的并吞

惯用留白处来描绘出虔诚的祷告
我以为你应该会以为我应该知道你的去向
笔直的骄傲和软弱的矜持

枯夏的雨 痛快和饱满的离愁
带着笑意 等待凋零的秋叶
最终的美好 只属于过去

需要狂热来填饱饥饿的憧憬
变成盛气凌人的姿态
不担心 不害怕

偷吻你的眉宇
借你割腕的冰冷刀片
来划破肤浅和淡然

影中
依然纤纤手执画眉笔
抚捋青丝 咽泪装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