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回来了。

今天一小朋友跟我讲,再不写博都要周年了。
年纪大了,好像的确没太多心思去矫情了。
不仅是我,催人老的弦都被这春雷声拨弄轮回。
不仅是你,我也看着那些阙歌一路走来,可现在她们都去到哪里,真想知晓。
goodreader,就这么突然的被宣布在7月1号结束他的生命。
你。你。你。永远无法了解那些个加粗字体伴着(1)
悲欢离合大抵如此 虽然这改变的都是偏执。
执笔在这个时代,已经变成一种可贵的品质。
怀念那个想你就写信的岁月,没有油嘴滑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