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好多好多的迷。。。对于我
突然我是个色盲 戴着死灰 走向终点
打碎承诺 死因不明的是绚烂的谎
闪烁 在 天空海阔的 礁石
笼罩着迷离的光
孩儿要哭了 那海潮的恐怖
好多零星的弹片 砸向落日
带走了 带走了
消逝昏黄的寂静
都是苦涩的潮气 突袭的残酷
血红色的大挂钟 敲响行刑的时刻
我?!
在彼端,攀爬
用空气钩起孩儿的手指
转轴上 面容被扭曲 哭喊 泛黄的画面
坚固无比的灵魂
脆裂得如此 神伤。
在东方,追逐
闭上眼 寻找我与我相遇的年份
博物馆中 与小泥人的对话
我犯的罪 因为我的并肩
唤醒了泥人的哭诉。
是他 锁上了解不开的迷。
告诉我吧 我的名字 我的前世 我的地址
惊悚地回到夜 回到大挂钟
是谁掌控最后的结局
孩儿衔着谜底
笑了。。

     会想的人,总是有数不尽的烦恼。就像会突然迷恋上一首歌曲,一本书,一句话,一个人。
     明天就是世界末日该多好,一切都毁灭,都从头来过。就算是浮藻,我们也谁都不认识谁。

每天都在等明天

    是否还记得明天的模样,深沉夺目.闭着眼睛等,我会在流放的船上悼念.
    现实中不安静,我会哭会闹,固执得煮上两杯咖啡,而倒掉一杯.却只用嗅觉来握住笔杆.
    很久前,觉得适合晚睡,再很久前,觉得适合早起.可现在...老是笑话自己,在臭水沟里练习潜水.
    想学学,拿酒杯的方式,人家说人.
    我说 我是豪放派.只是点害羞.但为什么 下了雨 阳台变不了池塘.苦苦思索中.
    然后 我就学着撒谎.

    有些事情始终不明白,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得到这么多,还嫌弃给得少,抱怨别人,抱怨自己.人始终是会做坏事,尤其是男人,不停在伤害来满足自己都不明白的虚荣,到底是不满足什么?到底是想要什么?为什么学不会去珍惜拥有.你告诉我,我也告诉自己,但最多就是切肤之痛.
    时常在想,什么时候才能懂得痛,记得痛.既然有痛,还要伤害自己.干些回想起来自己也会不寒而栗的决定。她的爱也是爱,为什么偏偏只相信自己,而抛却她人.
    我都会想蚕食自己,对着这个世界谢罪。你停下来想想,到底有多少人想得到却又止步门外或迫在残忍的现实的脚下.我却拿来挥霍.
  你该想想此刻,她在想什么...我根本不善良.
  为什么做不到停止伤害?

不该。

也许我这一生
都不该上岸

被过去所包养着
没有应该不应该
我只爱我自己                      
不许自己听信永恒
不相信每个人的心跳和指纹
我不爱任何人
未来太淡
我的地址天天在换
最初的向日葵
天空不作美
她只有梵高

伤感无用。

诗人依赖伤感,因为伤感可以和他们共鸣,因为伤感就是自我的组成.
可偏偏不是诗人的我.那一刻最美,但不知能不能一样照亮.  
晨曦落泪,因为有黄昏追赶,伤感无用.  
摆出一个能融化我的姿势,在你面前觉得真实,叫我孩子.
如果说分开是必然而相遇只是偶尔的话—-  
改改歌词…即使我是K歌之王也不能把爱情唱得完美如果说一定要在失去后,才想要得到重来的机会—-  
哼哼曲调…方向就是力量和时间交替煎熬  
喜欢孤独的幼稚,而非伤感.  
就像一个人站在路边,突然想听那雨后屋檐下,风铃声.
就像牛排红酒摆在餐巾前,突然想念早晨排队等的油条豆浆.  
无病呻吟,是强项  
回家去吧,别在用沙哑的喉咙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