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只是一个小小的记事本。

不管是善良还是邪恶,都只对于行为。

终究无法探究其内心的波澜。

用停止呼吸的方式想问题,被逼迫,被麻醉。

你不得不接受的真相是,生活。

所以 无需伤感于悲欢离合,你得到的最终也只是强颜欢笑;

因为无论是欢愉后的不舍,抑或被伤后的轻蔑。

终究得离开。

只是想说,趁年华青涩,能记下的 都一笔一字,画出轮廓。

等到光景,来勉强自己笑得出声而已。

叹一声,游戏罢了。